关键词

夜扫《北京日报》2015年2月17日

发布时间2015-02-25 作者liujiansheng 浏览量

夜里10时,穿上橙红色的反光工作服,戴上帽子,装上扫帚、簸箕、铁锹……张秋兵出发了。

这位www.647737.com_金沙国际三分公司清扫作业班班长,是干了30多年的“老环卫”,常年夜班。他负责从二环路永定门到德胜门桥沿途以及三环路木樨园到北太平庄桥的垃圾清扫、巡查。

烟花爆竹“禁改限”以来,除夕夜清扫爆竹皮他一次没落过。为了他,每年家里的年夜饭都从简。简单吃过饺子,他就赶到单位备勤,等待燃放结束,清扫爆竹残屑。

凌晨1时,玩累了的人们回家睡觉了,张秋兵开始忙碌。

南四环怡海花园小区门口是一处集中燃放点。张秋兵每年都要清扫这里。“前两年,大家放炮仗的热情特别高,最多时,一个小时我们清扫的爆竹皮就有这么厚。”张秋兵用手比划着,差不多得十几厘米,“脚踩上去都有地毯的感觉。”

空气中还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炸开的碎纸片被寒风卷得四处飘散。轻轻一扫,爆竹里残留的灰尘火药都扬了起来,呛得人直咳嗽,飘起的灰土一个劲儿地往眼睛里钻。“爆竹皮不容易扫,炸得到处都是,不好归堆儿。”张秋兵个头不高,留着小平头,别看已年过半百,可干起活来特别利索。这些年,烟花的个头越来越大,有的得小1米高,环卫工人得先把这些“大块头”捡起来装上车;然后再把地面上的碎屑用大扫帚扫入簸箕,倒入垃圾车。由于全部都是人工作业,所以不管多冷的天,张秋兵都扫得满头大汗。

2014年除夕夜,仅在怡海花园一个燃放点,张秋兵和同事就往返清扫了三五趟,才把满地碎屑清理完毕。

前几年清扫爆竹皮时,还不像如今有水车随行,只有环卫工人开着垃圾车。有一年,张秋兵和同事将燃放完毕黑乎乎的烟花壳装入垃圾车,车一开,风一兜,烟花壳死灰复燃。张秋兵前面开着车,忽然从反光镜里看到车后冒了烟,赶忙停车,所幸当时随身带着水,忙活了半天才将火苗扑灭。

除夕夜清扫完爆竹皮,初一早晨7时后,还要开始第二轮次的清理,早上8时许才能收车回家。每年大年三十、初五、十五都是如此,张秋兵早已习惯。

18日晚又是除夕,张秋兵开始提前热身:“干哪行都不容易,既然我干了,就得做好。也希望大家都珍惜我们的劳动成果。”

【送给家人的祝福】

张秋兵:我真的好想和家人完整的过一次年!